一颗单面煎蛋

不会打棒球的画师不是好肥宅

今日心情

妻子绝望了。
“那这些天我们吃什么?”她一把揪住上校的汗衫领子,使劲摇晃着。
“你说,吃什么?”
上校活了七十五岁——用他一生中分分秒秒积累起来的七十五岁——才到了这个关头。他自觉心灵清透,坦坦荡荡,什么事也难不住他。他说:
“吃屎。”
——《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》

评论
热度(7)

© 一颗单面煎蛋 | Powered by LOFTER